记者调查青岛辅导班:周日补习11个小时 每月花费5000多……

2021-06-03 06:37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30836)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半岛聚焦|记者调查疯狂的辅导班:周日补习11个小时、每月花费5000多……

半岛全媒体记者 姜瑞胜 李敏 宋总业

5月23日,周日,晚8点,面临中考的小张上完英语课的辅导班,走出培训机构大门,径直向自家车辆停放的方向走去,车里,44岁的妈妈王女士正等着他……这是小张同学当天刚刚结束的第三个辅导班。从早晨7点走出家门,已整整11个小时,中间除了和家长在外面吃过一顿午饭并短暂休息,都是在辅导班度过的。这,只是他初中三年来最普通的一个周末。

“还有不到20天就中考了,能不能上个好高中在此一搏,儿子,千万别松懈!”发动车子,起步前,王女士回头望了一眼儿子,为他打气。此时的小张心里非常清楚母亲这句话的分量,“3年了,我挺累的,爸爸妈妈比我累得多……”

上满弦的清晨

“嗡嗡嗡……”5月22日,周六,凌晨5时,家住华阳路的王女士被手机的振动声惊醒。她没有丝毫犹豫就起身,她知道,又一个疯狂的周末开始了。

王女士在岛城一家只有19个人的小公司上班,公司效益还不错,每个月能够领到6000元左右的工资。丈夫是跑业务的,经常出差。这个周末,丈夫到济南谈一笔非常重要的生意,接送儿子上辅导班的重担,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儿子快要中考了,他的等级考各科成绩还不错,学业水平考试也千万不能拖后腿……”距离儿子中考时间越近,王女士就越紧张,这样的“心里话”,她不知对自己重复了多少遍。下一步该做什么,似乎没有时间思考,她只知道自己就像一只上满弦的钟表,不能有任何的停留。

起床后,王女士匆匆洗漱,和工作日不同,她觉得当天连淡妆也没有必要化了,可以节省一些时间给孩子。

5时12分,王女士开始准备早餐。早饭简单一点,但是要保证儿子的营养,简单炒了一个豆芽炒肉,蒸了3个馒头,同时熬了一锅稀饭。和平日不同的是,她特意煮了6个鸡蛋,准备早餐时和儿子各吃一个,剩下4个让儿子在上辅导班的间隙补充体力。

5时44分,王女士将鸡蛋、馒头、豆芽炒肉、稀饭和一碟小咸菜摆到了餐桌上。“快起来吧,吃饭了,别懒床了。”把儿子叫醒时,王女士有一点心疼,大周末的,儿子只睡了6个多小时,但实在没有办法。

“今天和明天都要上3节辅导课,钱都花了,你一定要好好听讲,千万别开小差。”一边吃饭,一边聊着白天的安排,这样的话,王女士几乎每个周末都要讲一遍,听得儿子小张很不耐烦,“知道了,你别再叨叨了。”

6时5分,王女士让儿子洗脸刷牙。10分钟后,她又叮嘱儿子巩固一下生僻的英语单词。“怕他没有真正掌握,我说一个中文意思,让他说出英文,并让他写在纸上,我来检查对不对。”

7时左右,收拾好背包,王女士开车拉着孩子奔赴浮山后“求学”。

午饭晚饭在外解决

杭鞍高架路东延工程正在施工,辽阳西路上有些堵。导航显示这段“求学”路只有9.1公里,平时只要20多分钟就可以到达,当天王女士用了40分钟。

到达辅导机构附近,开车转了5分钟,王女士才找到一个停车位。儿子上午8时开始进行数学科目的辅导,她让儿子提前一刻钟就到辅导班里等着。

上午8时至上午10时,儿子上辅导班的这段时间,王女士就窝在车里。等待的时间里她没有刷抖音快手,而是在网上找了一些中考方面的应考技巧,认为可能会对儿子应考有所帮助的,就收藏起来,准备儿子有空的时候就讲给他听。

上午10时许,儿子小张背着书包走到车旁。王女士打开车门,“学得怎么样?可别像猴子下山一样,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一定要把老师讲的巩固复习一遍。”像往常一样,王女士要求儿子在车里巩固一个小时左右,自己时不时地问问儿子上午老师讲了什么,题型掌握了没有。

11时左右,王女士发动车子,拉着儿子去附近的商场找吃的,简单吃了点午饭,两人又在餐桌旁坐了20多分钟,手机显示时间已是12时整。

想到下午的语文辅导课在台东上,于是,12时30分左右,王女士又拉着儿子来到台东的一家西餐厅,“我去点两杯饮料,咱们先在这里一坐,你做点数学题。”

13时40分左右,王女士让儿子收拾好书包,“你去辅导班吧,我在这里等你。”

从14时至16时,儿子接受了中考作文的应试技巧辅导。当儿子再次出现在面前时,王女士赶紧带他去停车场,“快到晚高峰了,我们抓紧出发去李村。”

去李村走的是重庆路,这段路共有12公里,用时30分钟左右。到达目的地后,先陪儿子去吃晚饭。两人找了一家面馆,王女士点了一份小碗面,给儿子要了一份大碗的,还给儿子多加了一份牛肉,“蹿个子的时候,多吃点。”

11点前必须睡觉

吃过晚饭,稍坐了没一会儿,已是17时40分。王女士赶紧催促儿子去辅导班上课。

18时至20时,是儿子上英语辅导班的时间。坐在车里等候儿子的王女士接到闺蜜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逛街。王女士皱着眉头,“孩子快要中考了,不敢逛了。现在他上辅导班,我正等着他。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放下电话,王女士不觉轻叹一口气,为了陪孩子,她已经记不清上次逛街是什么时候了。

终于挨到20时,不一会儿,儿子拖着腿慢吞吞向车子走来。“赶紧上车,回家。”王女士迅速发动车子。

20时35分,刚迈进家门,王女士就催促孩子洗澡,“过半个小时我陪你巩固一下白天学的内容。”

墙上的时钟显示已是22时30分,起身打了个哈欠,王女士对儿子说,“今天就这样吧,11点前必须睡觉。”

22时40分,洗漱完毕的王女士躺到床上,她已没有心思刷手机,因为第二天还要陪孩子上一天的辅导班。“从6月份开始,就不让孩子上辅导班了,周末可以休息一会儿了。”王女士这样安慰着疲惫的自己。

等待王女士的,是周日凌晨5时的手机振动声。

>>>调查<<<

辅导班不上行不行?

孩子累,家长也累,让人身心俱疲的辅导班,不上行不行?采访中,“你不上别人上”,怕落后的焦虑感,以及辅导班对提高成绩确实有帮助的“有用论”占据了上风。

多一分就能“干掉”几操场

中考、高考,每一次的筛选都在分层,如果努力一把就可以争取,相信没有一位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被筛选掉。今年是青岛新中考实施第二年,在总分只有360分的情况下,各学校录取分数线差距大大缩小。去年,九中普通班录取线与五十八中普通班录取线只有2.5分差距,而这只是做对一道选择题的差距。

为了能提高1分,初三家长和孩子们全力拼杀,上演着疯狂补习的一幕。

距离6月13日青岛中考越来越近,进入冲刺阶段的初三考生王小蒙每天都要花至少两小时补习数学。

“晚上,女儿回家学习到11点是常事,要看课本、刷题、练听力……她学到多晚,我们就陪到多晚。”王小蒙的母亲林女士介绍。从初三开始,全家作息全部跟着女儿的课业来:每天早6时,闹钟准时响起,林女士有时根本不等到闹铃声就会早早起床。“闹钟是提醒刚睡了6个小时的女儿。”

“上午课间或者午休的时候,自己趴桌上休息会儿啊。”林女士看女儿吃早饭时哈欠连连,忍不住提醒。每天只有六七个小时的睡眠,这几乎是身边大部分初三孩子的常态。

“女儿跟我说,以前课间的时候,大家都叽叽喳喳一片喧闹。但现在一到课间,桌面上趴倒一大片,都趁着休息时候补觉。”林女士介绍,为了让孩子补觉,会拿出周六上午的时间让女儿睡个懒觉。但这短暂的休息时间很快被打断,王小蒙要奔波三个场地补习她的弱项——数学。

“一分能干掉好几操场考生。”林女士跟身边家长对比发现,2019年,一中、九中普通班录取线距离二中、五十八中普通班录取线均有10分以上差距;而去年,九中与五十八中普通班录取线只有2.5分差距。

“分数咬得太紧,我们家长为了提高1分,也是绞尽脑汁为孩子补上去。”两个不同批次学校的录取线只有三两分差距,“这就意味着,我做对一道数学选择题,就能上到第一批次的好高中了,你说我们家长能不焦虑吗?”林女士介绍说道。

没报过班,感觉对不起孩子

“我孩子一天辅导班也没上,感觉还是有一些愧疚。”和很多家长给孩子报班不同,市民赵先生说自己显得很“另类”。

赵先生的儿子在市北区一所初中读初三。家庭条件一般,赵先生和妻子一个月总共只有5000多元收入。“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老人的身体还不太好,我们每个月要给老人1000多元生活费。即使省吃俭用,也基本是月月光,哪有多余的钱给孩子报班啊。”说到这里,赵先生显得非常无奈。

“孩子上小学的时候,都是我来辅导他,语文、数学、英语,都是由我晚上陪着他学。”赵先生说,好在孩子的老师也都非常负责,加上孩子从小比较自觉,成绩一直都不错。

“孩子上初一的时候,家中老人生病住院了,我去陪床两个多月,这期间,孩子的测验成绩下降了,那时我特别内疚,如果他能够上辅导班,可能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受限于经济条件,赵先生没能给孩子报班,这也一度成为了他的一块心病。尤其当儿子成绩下降的时候,他会将原因归咎于没有报辅导班上。让赵先生欣慰的是,孩子后来成绩一直不错,在班里能够排到前三名。

“没给孩子报班,我感觉有些对不起孩子。但我并不排斥给孩子报辅导班,如果经济条件允许,我也会给他报班。”在赵先生看来,比起课外报班,孩子在学校提高效率、自觉学习,家长适当地进行激励和督促,这些比校外辅导看起来更加重要。

何必花钱买罪受?

“上不上辅导班,我们家要征得孩子同意才行。”市民吴先生的女儿目前在岛城一所优质中学读初三,身为中考生的家长,在辅导班这事上有着清晰理性的考量。

“现在大部分孩子都报班,孩子的同学报辅导班是普遍现象,在这件事上,我认为报班肯定是有好处,但还是要根据每个孩子和家庭自身的状况来定。”此外,吴先生认为上不上辅导班跟学校的资源也有一定关系,“学校资源够用,上不上辅导班可以自己选择;学校教学资源不足的话,不上都不行。”

其实,在是否报辅导班这事上,吴先生家有过一段时间的探讨,全家一起商量的结果就是不上。这一方面是建立在对孩子学业信任的基础上。另一方面,吴先生认为如果孩子在家或在学校的时间都不能好好利用,上辅导班可能也没什么用,“我听孩子反映,有同学上课的时候刷补习班的题,回家完成补习班的作业,学校作业只能一早到校抄同学的。把主要时间放在补习班上,在学校的时间却浪费了,这就没有意义了。”

吴先生表示,每个家长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他对孩子的期望值也是很高的,但不能要求孩子为学习就放弃所有的生活。孩子成长,有自己的业余爱好,要交朋友,全部时间花在学习或者辅导班上,其他时间一定会被挤占掉,想想有点得不偿失”。所以,吴先生夫妇很少过度干预孩子学习,更重视培养孩子好的习惯,引导孩子课前做好预习,课后整理错题本、稍微刷点复习材料,“加上孩子自己上课认真,在这种惯性下发展,足矣”。

“孩子一般最晚11点睡觉。我们给她定下学习最多到10点15分,剩下45分钟可以自由活动,有时完不成作业就做到11点再上床,平常晚上10点15分左右她就不做作业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画画听歌之类的。”吴先生介绍,孩子周末不上辅导班,正常完成作业后会自己安排活动时间,还会做些简单家务。“有时孩子也会要求买点辅导材料,因为学校抓得比较紧,所以初三买的课后习题基本没做多少。只要把学校布置的完成好就可以了。”

说起学习成绩,吴先生认为孩子的成绩不算突出,起伏比较大,级部排名三十几、百十名的时候都有。对学习成绩,他只是在孩子“考一百名以后顶多有点失落”,因为成绩落下去孩子自己就会着急,老师也会督促。

在他看来,每个家长设定的期望值都不一样,有的认为能考上二中才算好,有的认为上哪所高中都行,其实关键在于如何引导孩子健康成长,“我们也会给孩子稍微传导一点压力,比如‘不学习早晚会被社会淘汰’这种话会经常说。另外还会跟孩子讨论,如果考入更好的学校,会碰到更多优秀的人,眼界开阔了,玩得也开心,她也更加有了期待。”吴先生很欣慰,“孩子现在也意识到,考学虽然不是唯一的路,但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成功的路。”

“我们不算是管理严格的家庭,都感觉孩子学习挺辛苦。有的孩子一天到晚上辅导班,家庭花费很高,孩子却不情愿,可能成绩上去了,但整个家庭氛围变得不好了,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吴先生最后说道。

>>>算笔账<<<

“每月补习费5000块”

记者调查发现,高涨的补习费用已经成为普通家长们难以承受之重。

“年轻时不理解为什么孩子要花这么多钱,自从补课后才明白。”市民林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补课账,每个月花销都赶上一个人的工资了。她戏言,一开始在陪孩子补课间隙还会去咖啡馆坐坐,后来变成连杯奶茶也舍不得喝,“我和孩子爸爸都精简了自己的开销,全力以赴供孩子。”

“中考冲刺阶段一对二的数学补习班一次就500块,为了提高成绩,我找了两个不同的老师,每个周光数学补习课就花1000块。”除了报名数学补习班,林女士还给女儿报名了语文写作提高和阅读分析班,每个周末的花销也要在800元左右。算下来,一个周末花在补习课上的花销就是1800元。

“这是因为接近中考冲刺阶段,辅导费花销大一些,平时每个月的补习班支出没有这么多,但也在5000块左右,一年花销6万块钱。”林女士觉得,这个花销已经相对保守,因为女儿的英语成绩不错,除了小学阶段一直坚持学,初中英语成绩相对稳定,就没有再多花一份英语补习的费用。

“班里成绩靠前的孩子,没有不报补习班的,成绩越好的孩子越需要报。”林女士坦言,她也不想让孩子太累,每天除了花两个小时左右完成校内作业,还要拿出大量时间刷题,完成补习班布置的作业。“孩子有段时间对数学图形题掌握不好,补习课老师每天会布置至少两份卷子,让孩子大量刷题进行专项训练。”

“有时候看着孩子太累,我就让她挑着学校作业做,有些已经掌握的知识或者学得不错的科目,老师布置的卷子我就让她放弃不做了。”林女士介绍道。

>>>新闻延伸<<<

青岛多次发文

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

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新东方、学而思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被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青岛曾多次发文,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

2020年12月,青岛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实施意见》,进一步规范青岛市校外培训机构有序发展,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提出了规范审批登记、规范培训行为、规范学校办学、加强监督监管四个方面的具体实施意见。

根据意见,校外培训机构开展语文、数学、英语等学科知识培训的内容、班次、招生对象、进度、上课时间等须向所在区(市)教育部门备案并向社会公布;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区(市)中小学同期进度。校外培训机构培训时间不得和当地中小学校教学时间相冲突,每天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及进行排名。

另外,早在2018年12月,青岛市教育局与工商局、民政局、消防局四部门就联合发布《青岛市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对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行业准入标准作出新规定。在课程规范、办学要求等多个方面提出严规。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