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小轮回

2021-07-06 10: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7335) 扫描到手机

小轮回

佛说,六道轮回。这是世代的大轮回。

我不知道是否有来生,但是,在今世,倒是可以有小轮回。

今天,己是聚会离别后的第二天。老同学在一起的欢声笑语又远逝了一个昼夜。

聚会前,满是渴望的期待;聚会中,满是久阔的欣喜;聚会后,满是留恋的忧愁。

时间太短,按小时计,或许还算不上严格的一天,有的同学,在路上往返的用时,要远长于和同学的小聚。在漫长的一生中,这点时间就长度而言,能算得上什么呢?它甚至短到了容易被人轻视。但是,就这么一瞬,注定是我们与会者生命中的小轮回。她用烟花一样艳丽点亮了我们20多年前的已经有些泛白的青春。从某处出发,又回到了某处,便是轮回。我们匆匆的来去,谁说又不是呢?

20年了,已是标准的中年,少了20年前的单纯和张狂,也少了10年前的意气和张扬,情感却如一,乃至远甚,恰如放置了20年的陈酒。

规划是粗线条的,布置是欠周密的。原则是:住下,吃好,喝好,其他,都可自行料理。作为东道,登国是首功的,大环节安排得很好,细节,不够,但好在,同学们不以为意。

今年聚会的精彩,在于即兴。

嘉宾来临,基本上第一件事是要走走,徒步从东校逾桥而至西校,明知第二天有一览旧地的安排,也还是随心而归。简单的一看,一走,其实要还10年、20年的愿。是要借故物旧影,来溯回那四年最烂漫的华年。各人有各人的足迹,各人有各人的深味。被岁月隔离了的情感花园,经这一踏足,重新灿烂。

欢聚酒宴上,师生畅叙,关爱与感恩,交错在酒杯中。那四年没喝够的酒,再次满上。那四年没有碰过的杯,撞个叮噹。规矩的几个程序酒过后,是各自为战,无论男男女女,男女女男,笑意全在红润的脸庞和酒杯间荡漾。酒入豪肠,便勾引起当年的一截往事、一段佳话、一丝情愫。这剧情,没有彩排,却是最精彩的情感大片。

次日重聚原来的教室。简单的看看、想想,被貌似忠厚的老宁撰写成短篇小说集。小小的讲台,简短的往事,教室内外,宿舍食堂,每个人的片断,连缀成了20多年前历历在目的方方面面。能不动心?能不动情?能不在心底最深沉的的情结被拨动感叹:我幸运拥有那些时光?原定的时间,被自觉地延长,是不是所有人,都无意识地有这个意识:再多一些回味吧?

在大巴车上,同学畅议三十年。我说了一句,后面再考虑的:不再是三十年,而是21年、22年、23年……我总觉得,以十年计的人生,太短;以十年计的相聚,太少。想聚,理由很多,比如:“虎子,想去爬泰山了”“峰,啤酒节我来了”……不想聚,借口也可以太多……

我希望,多一些这样的小轮回。

1993-1997,之所以值得永远纪念,因为我们在一起,因为,那是我们的——花季!

作者:丁宏杰(单位:聊城大学(原聊城师范学院)中文系93级本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