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多吃点读书的苦,也不想吃加班的苦!”看00后职场价值观有何新变化

2021-08-04 17:4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975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肖玲玲 实习生 许婵娟

2021年是00后本科毕业生的求职元年,一群被称为既佛系又热情的“矛盾共生综合体”00后即将冲入职场。作为新一代年轻员工,他们有着怎样的职场价值观备受关注。根据某招聘网站发布的调查报告来看,在就业意愿城市的选择上,00后开始发生转变,新一线、二线城市成为“新宠”;对于薪资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记者采访几位00后发现,他们对自己的职场路都有着比较清晰的认识和规划。

新一线、二线城市成为就业地“新宠”

今年7月份,00后姑娘岳然顺利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书,算是完成了从学校到职场过渡的最后一步。早在今年4月份,她就入职了青岛一家信息科技公司,“我家就是青岛的,虽然在济南上的学,但毕业后的去向我还是倾向于回青岛。”她表示,回青岛工作一方面是因为离家近,更重要的还是看好这里的发展,“我是学计算机的,专业对口的公司有很多,虽然北上广深机会更多,但我更喜欢回青岛,发展前景不错,压力也不会那么大,幸福感会更高一些。”目前在公司工作了4个月左右时间,她适应得还不错,“同事们人都很好,各方面都很顺畅,总体很满意!”

刘曜玮是中国海洋大学本科2022届法学(中外合作办学)专业的学生,正在备考研究生的他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着清晰的规划。“目前在备考法硕,冲刺北京的法学名校,然后进律所或者进公司当法务。”刘曜玮表示,就法律行业来说,北京的行业环境很好,案子多,同时案子的标的额也大。“研究生毕业后,打算留在北京闯荡。”他打算先给自己五年的时间奋斗,如果没能立足就回老家重庆,“那时候会考虑法院、检察院之类的偏稳定一点的职业。”不过,他坦言,个人职业规划是在不断修正中的,“目前还是以备考研究生为主。”

日前,山东某招聘网站面向全省2万名00后发放调查问卷,并发布调查报告,显示在意愿就业选择上,24.7%选择一线城市,34.82%选择新一线城市,25.05%选择二线城市。他们对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青睐度都高于一线城市。

宁可多吃点读书的苦,也不想吃加班的苦

采访中记者发现,00后们对自己的职业规划还是非常清晰的。即将步入大四,王小丹已经有了明确的打算,“虽然我的舍友选择了继续读研,但我的首要选择是就业!”王小丹告诉记者,自己偏向于选择教育类和公职类的工作,“例如选调生、大学辅导员。”她坦言,自己在大学期间了解了一些在“大厂”工作的学长学姐的经历和体验——工作压力大、节奏快。结合切身的实习经历,她认为自己很难克服“大厂”的压力,慢慢也就放弃了进企业、进“大厂”的想法,而是更注重选择喜欢、适合的职业。“我父母也是从事的教育类和管理类工作,受家庭氛围和成长环境影响,再加上个人性格与实习经历的体验,我就比较倾向于这两类职业。”想法确定了,王小丹也做了很多行动——在校积极参与各类学生工作,积累实践经验;主动向党组织靠拢,学习党的先进思想与理念;提前学习从事相关职业需要的知识和技能等等。王小丹告诉记者,“如若有机会成为一名选调生,我首先要面临的是两年的基层工作,调回原单位后,我可能从事综合管理类岗位或宣传岗位,受个人职业认知不足以及岗位工作内容保密限制,我对未来从事职业还没有特别明晰的规划,但是一直为成为一名合格优秀的国家公职人员努力。”

葛静波是中国海洋大学2022届网络与新媒体专业的学生,目前正在备考研究生。“上大学初,我就坚定要考研,更高学历有助于今后的就业。今年上半年,结合老师的建议,我决定当大学教师,所以考研也是必经之路。”葛静波告诉记者,若毕业从事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其工作量很大,而互联网大公司,像腾讯、阿里、字节跳动、拼多多等,加班更是常态。“我宁可选择在未来十年之内多吃点读书的苦,也不想在十年内一直吃加班的苦。大学教师等职业相比于社会上的企业单位稳定得多,自由时间相对较多,工作之余更有机会发展自我,虽说可能是一种‘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但我个人认为这比面临未来失业风险要强!”

短视频/直播运营等新兴职业倍受青睐

或许是受到父亲耳濡目染,或许是大学期间的实践经历,对于王强来说,农民是个“有点特别的”职业。“中华优秀传统农耕文化承载着亿万农民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是建设中华民族共同精神家园的重要支柱。”在这样的信念驱使下,今年21岁的他不顾家人、朋友的反对,依然选择回到家乡,成立团队专门做直播带货和短视频推广,销售农产品。

在王强看来,“直播+短视频”是朝阳行业,身边很多同学都在做这一行,相比传统渠道,直播面对的消费者群体范围更广、更具挑战性,“如果是线下渠道,你面对的可能是几十个消费者。但如果是线上,你面对的将是上千个、甚至上万个消费者,影响力更广,可以辐射到更多的群体。”眼下,王强的店铺人气渐旺,家人也开始支持他的工作,王强也更坚定了“直播带货+短视频推广”的模式,“下一步,我们要拓展更多元的销售模式,把家乡的特产带到更远的地方,也让乡亲们可以有更多的收入来源。”

调查数据显示,00后在择业时对新兴职业抱有较高热情,短视频/直播运营、在线教育老师、电子竞争选手对00后吸引力较大,分占受访总人数的46.25%、45.91%和40.37%;其次是大数据分析师、人工智能工程师和信息安全员,分别占比39.84%、36.66%、35.18%。

薪资要求较高,超8成期望6000元以上

2021年应届毕业生人数再创历史新高,达909万。尽管就业压力不小,但00后对就业市场抱有信心。调查数据显示,只有15%的00后期望薪酬在6000元以下;期望薪酬区间主要集中在8000到1万元之间,占比为40.25%;另外接近25%的00后期望薪资超过1万元。

00后刘涛表示,大量新兴行业的出现正需要运用年轻人活跃的思维推动,UP主、游戏陪练、公众号运营、炒鞋都已经成为大学生赚钱的新方式,一次少则几百,多则上千,月入过万很正常,月入十万甚至百万的大神数不胜数,只要能做好,收入肯定不会低于传统职业。”

除了以刘涛为代表的“新兴行业派”观点,打算在法律方向深耕的刘曜玮对薪资也有自己的看法,“起薪10000元左右吧。”刘曜玮表示,他可以接受工作辛苦一点,“996”工作制也可以接受,但必须要有相应的回报,“工作紧凑充实,薪资也能够让生活稳定有保障。”这是刘曜玮对未来工作的要求和期许。

另据调查数据显示,73.82%的00后有创业想法,他们想从事的热门创业项目分别为:宠物店、球鞋店、奶茶店、自媒体工作室。00后孙璐表示,自己很喜欢宠物,希望能开一家自己的宠物店,闲暇时可以约上三五好友“撸猫撸狗”,“想想都觉得美好!”虽然现在资金不足,但她表示会为了梦想努力,三年内拥有自己的宠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