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 |教育部重拳出击! 坚决查处“众筹私教”等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 教培行业“一地鸡毛”

2021-09-08 15:51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8290) 扫描到手机

双减政策靴子落地。2021年至今,校外培训机构经历了“政策严管、资本收手、市场收缩、广告收兵”的境遇。

教育培训,一个受到资本热烈追捧的行业,被彻底颠覆了。9月8日,教育部发文,坚决查处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问题!而在前一天,9月7日,三部门联合发布重磅通知,义务教育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年底前需“营改非”。

教育部:坚决查处“众筹私教”等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问题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印发以来,各地大力推进校外培训治理,取得初步成效。但一些地方出现了学科类培训转入“地下”,换个“马甲”逃避监管等隐形变异问题,影响政策实施,造成不良影响。为指导各地坚决查处学科类校外培训隐形变异问题,现就有关工作通知如下。

一、明确合规要求。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须在培训主体、培训人员、培训时间、培训地点、培训内容、培训方式等方面同时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合规性学科类校外培训一般是指证照齐全的校外培训机构,在登记的培训场所和规定的培训时间,由其所聘请的具有教师资格的培训人员,按照规定的培训方式,面向中小学生提供的符合培训内容要求的学科类培训服务。

二、把准变异形态。对不符合上述合规性要求,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学科类培训行为,应依法依规予以查处:

1.违反培训主体有关规定,证照不全的机构或个人,以咨询、文化传播、“家政服务”“住家教师”“众筹私教”等名义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

2.违反培训人员有关规定,不具备教师资格的人员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在职中小学教师违规开展有偿补课。

3.违反培训时间有关规定,通过“直播变录播”等方式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

4.违反培训地点有关规定,组织异地培训,在居民楼、酒店、咖啡厅等场所,化整为零在登记场所之外开展“一对一”“一对多”等学科类培训。

5.违反培训内容有关规定,以游学、研学、夏令营、思维素养、国学素养等名义,或者在科技、体育、文化艺术等非学科类培训中,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

6.违反培训方式有关规定,线下机构通过即时通讯、网络会议、直播平台等方式违规开展线上学科类培训。

7.其他违反相关规定的隐形变异学科类培训。

三、建立辨别机制。对于明显违反相关规定的,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旗帜鲜明严肃查处。根据学科类校外培训隐形变异行为的隐蔽性、多变性特点,以及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成立专家委员会或指定专业机构,对隐形变异培训行为进行科学辨别。

四、落实属地管理。各地要按照“谁审批、谁负责”的原则,对学科类培训的隐形变异问题进行查处。对于证照不全的机构和个人,根据国务院《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的规定予以查处。对跨区域违规行为,由培训机构审批地、违规行为发生地相关部门共同查处。

五、强化监管执法。各地要充分发挥“双减”工作专门协调机制作用,强化部门协同、条块联动,压实责任。要将学科类培训隐形变异问题查处工作纳入省、市、县和乡镇(街道)网格化综合治理体系,充分发挥社区综合治理功能,开展区域巡查执法。要畅通投诉举报渠道,拓展问题线索来源,强化社会监督。对隐形变异违规培训行为,要加大执法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通报一起。要创新监管方式,推进“互联网+监管”,会同相关部门,探索将违规培训的机构和个人信息,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实施联合惩戒,坚决防止隐形变异违规培训行为蔓延。

教育部办公厅

2021年9月3日

三部门:义务教育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年底前需“营改非”

据教育部网站9月7日消息,近日,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文件),教育部会同民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印发通知,就将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工作进行部署。

通知强调,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决落实“双减”文件精神,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和教育公益属性,发展素质教育,保障教育公平,坚决防止侵害群众利益行为。坚持登记路径科学合理、高效便捷,明确部门职责分工,简化工作程序,加强统筹协调、部门联动。坚持依法依规、平稳有序,确保存量课程稳步消化、人员安置妥善合理、财物处置合理合法。

通知明确,对于现有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按照线下非营利性学科类培训机构、线下营利性学科类培训机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以及终止培训机构等不同情况分类办理。2021年底前完成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行政审批及法人登记工作,培训机构在完成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前,应暂停招生及收费行为。

同时,要建立联合工作组和问责机制,对责任不落实、措施不到位的相关单位及责任人严肃问责,确保工作按期完成。

政策严管下,教培行业遭重挫

7月下旬,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其中明确规定坚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等。

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延品介绍,“双减”督导被列为2021年教育督导工作的“一号工程”,要将“双减”督导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全面系统部署。

可见,严厉程度前所未有。

其实,监管风暴早有预兆,早在今年上半年就释放出了信号。

4月23日,北京学而思网校、高途课堂、网易有道精品课和猿辅导四家校外培训机构因违规收费、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缴费等问题被北京市教委通报。

4月25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称,近期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组织专项检查,依法查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并对高途课堂、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进行顶格罚款50万元。

5月10日,作业帮、猿辅导又因虚构教师任教经历、诱骗消费者交易等行为被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在双减的政策背景下,教育培训行业治理已经箭在弦上,顶格处罚显示了政府的决心和力度。

这个乘着疫情东风起飞的行业,2020年新增教育类相关企业47.6万家,同比净增22.5%。据艾瑞咨询数据,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于2021年达到3082亿元,年复合平均增速为17.5%。

前两年在政策支持、用户需求增长的背景下,在线教育不断迎来利好,疫情的出现又加速了教育的互联网化。以上因素导致了资本近两年来疯狂涌入,屡禁不止的教育乱象,注定要迎来一次政策变革的阵痛。

资本制造教培行业内卷

2021年年初,俞敏洪在公开场合表示:“培训教育被过度开发,在线教育各种烧钱,资本退潮后,将会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况。”

今天看来,已经成为现实。

今年7月24日,随着双减政策的出台,无数校外培训机构出现裁员、股价大跌,甚至倒闭等现象。经过了去年疫情的洗礼之后,教培机构迎来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打击。

除了豆神和鲸鱼小班,51TALK、猿辅导、VIPKID、51Talk、豌豆思维等教培机构都在尽力谋求转型,向美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校外托管等方向寻找新的培训模式。

8月份以来,又一批培训机构陷入“倒闭”传闻,包括华尔街英语、新诺少儿英语、abc360英语、阿卡索、汉普森英语学校、兰迪少儿英语等多家培训机构相继传出停课、退费难,甚至部分被指跑路。而此前规模较大的美智美乐也已跑路,公司进入破产清算流程,家长还在苦苦维权之中。

记者注意到,这些教培机构大多来头不小,且有资本加持。天眼查信息显示,鲸鱼小班的母公司柔持科技,在今年1月份刚刚获得新东方战投、远洋资本的B+轮融资,金额达1.2亿元人民币。而豆神大语文也是上市公司豆神教育旗下产品。

从疯狂扩张到暴雷,在线教育仅用了短短三年的时间。资本热之下,在线教育在过去两年里如如后春笋般迅速冒出,野蛮生长,众多上市公司也不断涌入这一赛道。

根据IT桔子数据统计,2020年我国仅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总金额逾539.3亿元,超过2016-2019年的融资总和。其中国内K12教育历史总融资额为1410亿元,仅2020年一年,融资额就高达640亿元。K12教培培机构的多轮融资中,吸引了真格基金、顺为资本、老虎基金、淡马锡、中信产业基金、腾讯投资等多家知名资本大鳄。头部在线K12平台猿辅导和作业帮所获融资额高达380.1亿元,占行业全年融资总额的七成。

而作为头部平台之一的猿辅导在2020年共对外披露三笔融资,分别是在3月、10月、12月获得10亿美元、22亿美元、3亿美元融资,融资总额超35亿美元,估值达170亿美元。入局的资本机构包括云锋基金、德宏资本、高瓴资本、腾讯投资等。

回顾2020年的在线教育行业,从手机上的微博、朋友圈、抖音、快手和爱优腾等应用,到电视上的综艺、晚会和电视剧,再到公众场合的地铁、公交和电梯间无处不在的教培广告。据QuestMobile报告显示,在2020上半年,K12在线教育企业平均营销投放同比增长71.2%。仅2020年6月,猿辅导、学而思、作业帮三家在线上投放上,就烧掉了11.13亿,每秒钟约烧掉423元。

教培机构走进了“融资—烧钱获客—亏损—融资”往复的恶性循环。好未来上市10年,前8年盈利稳定增长,在2020年初迎来了历史上的首次亏损,这一历史性的亏损主要是因为好未来在营销上的快速增长。好未来财报显示,近三年营销费用支出的同比增速为92.14%、99.92%和76.20%,均显著高于营收增速。

在资本热之下,教育科技、思考乐教育、精锐教育、好未来等一批机构实现了上市。掌门教育、猿辅导、作业帮都在冲刺或者透露过对上市的渴望。但如今对这些在股东名单上的机构而言,退出却成了问题,难有接盘方。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双减”政策之下,好未来、高途、新东方等头部机构市值蒸发百亿美元,众多教培企业的股价和业绩遭受重创。

如今,在“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的要求下,教培机构在转型中寻找出路,资本也开始调转船头寻找新的目标。

中国本土企业软权力研究中心研究员周锡冰表示:“短期内,资本不会再轻易进入在线教育板块。教培板块此前引发资本市场的热捧,但资本大多是短期趋利的,企业一旦暴雷,资本对其的抛弃和跳转方向会非常迅速。从这一事件上,我们看到投资热引发的‘资本盲目跟风’的后果,此前已经进入的资本将面临退出难的问题。”

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教育部网站、澎湃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新闻周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