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丨“春发生”与曲艺大师

2022-04-10 07:0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5935) 扫描到手机

□李泉树

我是地道的西安人,在现“开元商城”原址到东边案板街口生活了四十多年。东大街的“老孙家”泡馍,竹笆市的“樊记肉夹馍”,南院门的“春发生”葫芦头及西安各种特色小吃,都是我所爱的,经常呼朋唤友去咥一顿美食,来满足自己的味蕾。

西安是吃货的天堂,这些特色美食,我以后走遍全国也难以忘怀。当然,全国各地方均有特色食品,但一种食品不但独特好吃,让人难忘,且享受美味的过程能催生一种动力,衍生出一种特殊效果的,恐怕也只有西安南院门的“春发生”葫芦头泡馍了。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秋天,评书大师单田芳受邀来到陕西。我当时在西安市文联服务部负责,是接待他的人员之一。俗话说,人不亲行亲,同是曲艺行当圈内的人,我们见面说话,格外亲切随便。但宴请单田芳,我与市文联曲协的张炳文商量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去南院门的“春发生”吃葫芦头泡馍,因为这种饭食东北没有,让单田芳吃个稀罕罢。决定了去“春发生”,我们就在那天中午11点多,早早地来到了南院门“春发生”,在临街的一个桌子上坐定,点了凉菜及“梆梆肉”拼盘,还有三份葫芦头。单田芳是第一次吃这种美食,我们一边教授他怎么掰馍,一边敬他喝西凤酒。单田芳为了保护嗓子,只礼貌性地喝了一小杯。不过,单田芳对他从未吃过的“葫芦头”和“梆梆肉”却情有独钟,连声称赞:“哎呀,西安市有这种葫芦头、梆梆肉,真是味道独特!”

我们边吃边聊当时曲艺界的现状,也聊怎样振兴中国的曲艺事业。交谈中,我感到单田芳思维敏捷,对说书艺术有独特的见解,就与张炳文商量,给单田芳出评书。单田芳一听很高兴,连声道谢,他不辱使命,数日内就写出了《隋唐演义》评书的几回章节,以“宫门挂玉带”为书名出版了。当时古典小说市场上根本难觅,这几本描写唐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夺取政权,建立大唐盛世经典故事的小册子面世,颇受广大读者喜爱。

单田芳就是在西安南院门“春发生”吃葫芦头泡馍,开启了他评书生涯第一本书的写作。后来,单田芳为开拓评书艺术事业,1995年离开老家鞍山,移师北京,成立了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那时,我也早已离开了西安市文联,投身商海到北京发展。1997年,经东北作家奚青汶(曾著有《姜昆外传》等书)介绍,我才知道单田芳也在北京。随即,我与奚青汶结伴去拜访单田芳。时隔十余年后,在北京市朝阳区红庙的一栋楼房里,我与单田芳紧握双手,相见异常兴奋。单田芳也忙着给我介绍他的女儿单惠丽和姑爷,并指着我说:“这就是以前经常给你们说的,在西安吃葫芦头,给我出第一本书的李叔叔!”单田芳的女儿赶忙给我递烟倒水,并说:“我爸经常叨叨你,说你们在西安‘春发生’吃饭时,你给他出的第一本‘宫门挂玉带’评书,打开了他的思路,拓展了他的视野!”

在晚间吃饭时,单田芳的女儿和女婿不断追问我:“你们西安‘春发生’的葫芦头,当真那么好吃吗?”我还没有回答,单田芳大手一挥,答道:“西安‘春发生’的葫芦头,汤鲜肉烂,尤其是梆梆肉的熏香味,在咱东北和其他地方均吃不到,那味道真是独特地道,是人家西安市的一道名吃,我当年离开西安时,还跟他们去‘春发生’吃了一回,临走还带了一包梆梆肉,在火车上报销了。”

是的,西安南院门“春发生”葫芦头泡馍,给单田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那里,我们有了给他出第一本评书的动议,而他也从西安开始了第一本评书的写作。从此,单田芳一发不可收拾,20余年间,他勤奋地创作录制了几十部评书,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曲艺界评书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