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影 | 51岁,他与闺女同上高考考场

2022-06-14 22:1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263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雪莲

高考刚过,中考接上,这是一个考试季,也是一个陪考季。

当众多考生家长习惯了考场外的焦急等待时,51岁的赵扬诚却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报名高考,与闺女同上考场。

这是赵扬诚的第二次高考,距首次高考已经时隔31年。再次参加高考,目的只是陪伴,如愿和高考的女儿分到同一考点、同一楼层。父女俩的考场离得很近,隔着一道窄窄的走廊,斜对门,进场前,两人可以用目光彼此鼓励。

地理考试前,父女俩在考点前合影

31年后再战高考

刚刚结束的2022高考,在青岛财经职业学校考点,考生赵扬诚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在他身边的,是他18岁的女儿赵丽琳。

高考生赵丽琳,青岛39中高三学生,高考生赵扬诚,赵丽琳的父亲,今年51岁,上海德桦贸易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仓储主管。

这是赵丽琳的第一次高考,也是高考生赵扬诚的第二次高考。

31年前的1991年,高中毕业的赵扬诚第一次迈进高考考场。

“我当年高考状态不错,但严重偏科。”平日里数理化成绩很好的赵扬诚,高考数学发挥最好,120分的满分考了110多分;物理、化学,考试时觉得自己能接近满分100分,成绩出来,都只考了80多分。

不过,最拉跨的科目是英语,那是赵扬诚心中毁掉自己青春的科目,满分100分只考了40多分,最后他以十几分的差距与本科擦肩而过。

跟女儿同场竞技

告别高考31年,赵扬诚也没想到自己会再次踏入高考考场,直到给女儿高考报名时。

“2022年青岛高考报名政策调整,我女儿在青岛39中,既可以选择在学籍地城阳区报名,也可以在户籍地李沧区报名。”有了这一政策,女儿赵丽琳肯定选择在李沧区报名考试,赵扬诚也萌生了报名的想法,“都在李沧区,如果我们两个选同样的小三科,那分在同一个考点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有了这个想法,赵扬诚征求女儿的意见,随即报了名。

高考报名很顺利,无论是赵丽琳这样的应届高三毕业生,还是赵扬诚这样的大龄社会考生,报名全部在网上进行,都不需要现场确认。

“女儿住校,不能带手机,本来她的高考报名就是我来操作,我报名之后,也只不过就是操作两次而已。”赵扬诚说,高考报名程序的简单,也是自己完成高考报名的原因之一,如果程序过于复杂,说不定报名过程中就放弃了。

父女俩的准考证

6月1日,打印高考准考证。看到两张准考证的那一刻,赵扬诚的心稳了,考场安排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状态:两个人都在青岛财经职校考点,但却不在同一个考场,既方便陪同女儿考试,又不会有一个考场里的干扰。

是高考生,更是陪考人

虽然报名参加了高考,但在赵扬诚心中,自己陪考人的身份远远高于高考生的身份。

高考生该做的准备工作,赵扬诚都做了,比如高考报名缴费、繁琐的核酸检测。但是,赵扬诚并没有为高考努力备战文化课,更多是为了陪伴女儿,和女儿一起切磋。

而一旦和陪考人的身份发生冲突,赵扬诚会毫不犹豫放弃自己高考生的身份,也就是弃考。这次高考,赵扬诚弃考两科。

第一科就是英语。英语听力考试时,赵扬诚和女儿分在不同的考点,女儿在青岛58中,而他在青岛艺校,陪考却不能和女儿在一个考点?赵扬诚坚决弃考,改高考为送考。

本来英语就属于赵扬诚心目中的毁青春存在,怎么学都学不会,然后提前进行的听力考试又已放弃,6月8日下午的英语高考,赵扬诚果断弃考。

弃考后的他目送女儿进了考点,站在门外体验了把普通陪考家长的感觉。

赵扬诚的另一门弃考科目是地理,那是高考的最后一门,在6月10日下午进行。赵扬诚选择弃考去给女儿准备庆祝高考结束的鲜花。沉浸式陪考的同时,普通陪考家长们干的活儿,他也没落下。

四科预估150分

完整参加的四科考试,赵扬诚全情投入。

语文两个半小时的考试,赵扬诚用了一个半小时做完。语文除了古诗词和古文翻译不会,其他做起来没什么问题,特别是现代文阅读。“有些成语不记得了。”有些空赵扬诚知道意思,但写不出正确答案,譬如有个空答案是“屡见不鲜”,他给填了“家常便饭”,毕竟很多成语知识是缺乏的。古文翻译不会、古诗词不会,作文认真写了。

出考场后,赵扬诚特别迫切地和高考群里的群友们探讨作文题目,因为这次他不是旁观者,他真的写了一篇高考作文。不过,谈到得分,赵扬诚非常理性地表示:“我感觉10个单选题能对不少。”

数学曾经是赵扬诚最拿手的科目,但参加今年的数学高考,赵扬诚坦诚很多题都不会,“如果是我当年那个水平做还行。”新高考的数学题让赵扬诚觉得,高考数学靠刷题没用了,学生的运算能力需要提升,数学基础和素养都得提高。

第四天上午的历史和生物科目,考生们普遍反映不太难。对赵扬诚来说,历史科目还行,但生物已经很难了,只靠原有的知识积累,没有经过应试的训练,已经很难应对现在的高考。

让他给自己估一下分,赵扬诚很认真地算了算,“四科估计能考150分吧”。

眼神间无声的鼓励

考试结束后,赵丽琳收到父亲准备的花儿

虽然和女儿在同一个考点,但在整个高考过程中,赵扬诚更多还是默默陪伴,不会打扰到女儿。

“第一天高考,进考点之后,我和女儿就隔开一段距离,因为我需要去缓冲区放背包,孩子直接去安检了。”从进入考点后,没有重要的事情,赵扬诚和女儿不会直接交流。

不过,和在考场外焦急等待的家长们相比,沉浸式陪考的赵扬诚,有了非常大的陪考优势。

语文、数学、英语三科考试,赵扬诚和女儿的考场离得非常近,两个人考试的教室,隔着一道窄窄的走廊,就在斜对面。进考场之前,两个人可以彼此眼神交流、互相鼓励。

而且因为亲自参加考试,赵扬诚更清楚现场的真实情况,做起女儿的思想工作来更加有的放矢。

今年难哭不少考生的数学考试,赵扬诚在考场里就感受到了。他自己很多题不会,但同一考场里的优秀学生也考蒙了。

“我后面是个青岛58中的考生,一模二模数学都考了130多分,但是这个数学题难到让女孩儿差点儿掉眼泪。”赵扬诚安慰女孩儿说,题难都难,别伤心。安慰女孩儿的同时,赵扬诚对今年的数学题也有了客观认识,考完试和女儿交流时就特别有数。

和女儿一起的考试,让赵扬诚不再是个旁观者,他可以切身感受到女儿的情绪。高考那四天,他是父亲,也彷佛是女儿的同学,他们可以自如交流。

女儿说,这真的很有意义

对于高考生,很多家长会做很多工作,但并不是所有家长的努力都会得到考生们的正面回馈。

对于赵扬诚的沉浸式陪考,他的女儿赵丽琳又是什么感受呢?

“有点儿惊讶,但又觉得新奇。”赵丽琳这样形容自己第一次知道父亲想参加高考时的心情。

对于父亲的提议,赵丽琳很痛快就答应了,“如果他和我一起在考场考的话,也许就会更理解我的考试环境与状态,不会在考试时候焦虑等待,而是和我一起踏进考场作答。”

平时,赵扬诚会和女儿在一些题目上共同探讨,赵丽琳也想让他经过这次考试,尝试一下真正意义上的做题。

不过,高考前,赵丽琳还是有一些小纠结的,虽然理性上觉得和爸爸在一起参加考试会更加自然轻松一点儿,但也会有一点儿担心,担心爸爸过于关注自己的状态,相反会有压力。

但当真正进入考点,这样的纠结就荡然无存。“刚进入考点时还挺紧张的,但是后来看到爸爸在附近考场,心情会有一些平复。”赵丽琳说,爸爸在身边的高考,是很让人安心的。尤其是两个人进考场前无言的眼神交流,更是让赵丽琳觉得很有趣,竟然两代人在一次考试中相遇,紧张感又减少许多。

爸爸这次的沉浸式陪考,让赵丽琳的高考增添了一些精彩有趣的经历。因为今年高考报名政策的调整,和赵丽琳在同一考点的同学非常少,在许多陌生考生中,看到附近的爸爸和自己一起等待考试,这样的场面,会让她记很久。

赵丽琳说,父亲的陪考,给自己的高中生活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高考的变与不变

报名参加高考,陪伴女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还有一方面,赵扬诚也想体验一下新高考。

“其实,高考现场和30多年前没有太大区别。”进考场之前,赵扬诚预设过很多变化,但实际上除了安检多点儿,其他没啥区别。

为啥会觉得现在的高考有些可怕?赵扬诚认为自媒体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很大。“我们当年高考时,就是很简单的高考,现在孩子高考前,各种自媒体各种提醒,这个不能做,那个危险,让人觉得高考考场里各种雷点。”

“比如,有些自媒体说高考不能带水,带了要放在前面,但实际上你带了水,就可以直接放在自己身边。”赵扬诚说,这样的例子很多,还有的自媒体说,进了考点之后就不能交流,实际上学生们在教室门口等待时,熟悉的考生之间聊天很正常。监考老师们也和以前没啥区别,只要考生不违规,他们就是为考生服务的。

高考考场内也没太大变化,但是考场外变化是很大的。考场外一大群家长守着,穿旗袍的、举着向日葵的,仪式感满满。各种机构在考点外不遗余力进行各种推销,高考的商业化已渗入方方面面。

这种考场外的变化其实也反映在赵扬诚自己家。赵扬诚家住得离考点并不远,高考期间女儿完全可以住在家里。但是因为女儿想睡到自然醒,家里就订了和考点一墙之隔的酒店,一家三口高考前住进去,一直到高考结束。大家已经习惯了对高考生无微不至的关照。

群里的“赵老师”

赵扬诚的本职工作虽是仓储主管,但在很多时候,他被大家喊“赵老师”,这声老师可不是客套,而是真心实意的。

赵扬诚是青岛一个高考志愿填报微信群的管理员,在群里,他习惯给大家带来最新的高考信息,并且热心回答群友们的各种高考志愿填报问题。当然,这些工作都是义务的。

当赵扬诚在群里爆出参加高考的消息后,群友们惊讶一番后,又都觉得这确实是他干得出的事儿。

在陪伴孩子高考的路上,赵扬诚做了很多。

从孩子初三开始,赵扬诚就开始了解新高考的选科赋分规则,孩子进入高中后,就开始研究新高考下的志愿填报,目前普通类的高考志愿填报,对他来说填报各个批次都没有问题,各大类心中基本有数。

平时除了关注教育部门官网发的数据和消息,赵扬诚还购买了很多志愿填报相关的书籍,譬如《大学专业解读》《这才是我要的专业》等。

在女儿的志愿填报问题上,赵扬诚现在并没有苛求女儿做出选择。因为他感觉自己志愿填报知识掌握的还可以,而女儿高三学习时间比较紧张,压力也大,先安心学习就可以。

高考之后,赵扬诚准备引导女儿选择专业了。“她自己选择专业,然后根据分数,我再给她提出合理化建议。”赵扬诚一直坚持,在分数够得着的情况下,尽量选一个孩子喜欢读的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