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中译本面世,经典译著再现人文领域重磅经典

2022-08-09 23:0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843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孟秀丽

今夏,乐府文化重磅推出人类文化学领域的重磅经典《神奇故事的的历史根源》,这本书洋洋数十万言,旁征博引世界各地的民俗事象、地方性知识、方言故事以及著名人类学家、民俗学家的论述,在几门学科中运转自如,是以人类学方法研究民间故事的经典。

这部巨著的作者,是俄罗斯著名的民间文艺学家,弗拉基米尔·雅可夫列维奇·普罗普(1895 — 1970),他的名字不仅与俄罗斯民间文艺学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历史阶段联系在一起,其思想遗产的独创性和广泛影响,已使他作为一位“世纪人”列入20 世纪人类思想史的名人录。作为开启结构主义时代理论灵感的大师,他得到结构主义之父列维-施特劳斯的盛赞,其天才的分析方法和研究结论,在语言学、文艺学、历史学、考古学、符号学等诸多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甚至在通俗文学、电影、电视剧等多种现代大众娱乐文化的叙事领域也相当有效。

普罗普一生著述丰厚,生前出版及后世整理发表的出版物有六部专著,一本论文集,以及一本汇集了自传体小说、暮年日记和通信的文集。他的研究涉及故事学、史诗学、民俗学、民间文艺学和美学多个领域,其中以故事学研究成就为最高。这部《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是他最有影响的故事学著作之一,与另外两部著作《故事形态学》《俄罗斯故事论》及几篇论文合起来,大体上能反映出他的整个故事学理论体系和思想发展脉络。

普罗普受到中国学者的关注,始于20世纪80年代。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学界的关注点主要是他的《故事形态学》,而且由于传播渠道的原因,各种介绍大都是出自英译、日译和法译的“转口”,乃至对“转口”的转述。这既无法展现普罗普学说体系的全貌,也难以准确传达出他写作的文化语境,这对普罗普本人及其学说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对于那些需要深入了解、研究普罗普的中国读者来说,则是一种缺失。普罗普的故事学思想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是以结构形态学研究为先导,以历史人类学探寻为途径,以体裁诗学阐释为旨归的。《故事形态学》只是它的发轫和一个方面,只有与后续的其他维度的研究合而为一,完整地看,方能看出其思想的发展脉络和整体价值。另外,根据英译、日译、法译进行多重转译、转述,难免会带来信息学所说的“信道损耗”,这也有可能影响对原著理解的准确性。这种状况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在所难免,但带来的缺憾是不言而喻的。

北京师范大学汉语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内普罗普研究的翘楚,也是普罗普多部著作的翻译者贾放女士,希望通过翻译能更准确、更深入地理解作者的思想体系,对普罗普学说在中国的传播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为中国学界了解这份文化遗产有所贡献。于是,这一部巨著《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的全本无删节中文版,才得以为国内的读者看到。

《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以旁征博引著称,书中大量引证的世界各地的民俗事象、地方性知识、方言故事,以及著名人类学家、民俗学家的论述,显示出作者扎实的学问功底,堪称20世纪以人类学方法研究民间故事的典范之作。《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和普罗普的另一部巨著《故事形态学》被称为“一部大型著作的两个部分或两卷”。按照作者的研究思路,在对神奇故事进行了结构形态描述,弄清它“是什么”这个问题之后,就应该转入下一步,去追寻它“从何而来”,即探讨它的起源问题。在这个阶段,“我们想研究的是历史往昔的哪些现象(不是事件)与俄罗斯的故事相符合并且在何种程度上确实决定并促使了故事的产生。换言之,我们的目的在于阐明神奇故事在历史现实中的根源”。

普罗普这一部《神奇故事的历史根源》俄文原著问世于1946 年。八十五年,一路风雨,经历了起起伏伏。该书的中译本于2007年出版,迄今也走过了十五个年头。因为国内学界的求新知若渴,也因为此前已有的介绍和关注,问世当年即售罄。因为初版印数少,早就买不到了,据说在旧书网上,二手书居然卖到了十几倍于原书的价格;还有一些读者用的是复印本。如今,乐府文化延用贾放女士的经典翻译,再加审校修订,精美装帧设计,将这经典之作再次重版出来,宜展阅,宜收藏,与广大专家学者、人类文化爱好者、好奇心爆棚的故事爱好者共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