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观谭 | 画里画外的禅意与童趣——刘艺东的新文人画赏谈

2024-03-28 13:5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24447) 扫描到手机

刘艺东,1958年生于山东青岛,职业画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齐鲁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宁波树人书画院名誉院长,西安碑林书画研究院常务执行院长,徽艺书画研究院副院长。

作品曾发表于《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画家》《美术大观》《艺术与收藏》等数十份国家级、省级专业报纸及刊物。2007年出版《刘艺东画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书画展览,并多次获得金、银、铜奖。

自2010年起在广东、浙江、山东举办个人画展逾三十场。自2018年起连续举办“若非有想”刘艺东国画作品全国巡展。

□ 戴升尧

三十多年前,我收藏了刘艺东先生的两幅小画,画得是猫,其中有一幅题名为“抬头见喜”,很小的一幅画,不过却能“以小见大”,很朴拙,老辣的枯笔勾勒了一个瓜架,两根淡绿色的老丝瓜挂在架上,一只拖着细细的丝线垂吊在瓜架的小蜘蛛,一只猫,变形猫,大头猫,蹲在地上,一双占了猫脸三分之一多的大眼睛很惊喜地仰视着小蜘蛛,猫的眼睛是淡淡的红色,画面简洁,充满生机和童趣。

我很喜欢这幅画,我太太也很喜欢,装裱好了,挂上了墙,后来有了儿子,儿子也很喜欢。30年来,我们搬了四次家,小画就这么从墙上取下又挂上去,至今仍挂在我家的墙上。

那时候,刘艺东在一家企业做设计师,有一个工作室,我和几位搞摄影的、写书法的、画画的、写诗的朋友常去他的工作室喝茶聊天,聊起学艺术,他总是娓娓道来,文人气十足。那时候他瘦瘦的,除了个头高一些,他给人的感觉很“南方”,后来,他真的去了南方发展,一别就是近30年。

再见面已是疫情之后,我们都已从风华正茂的青年步入了中年,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除了一头乌发变成了雪白,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肤色还是那么白净、红润,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眼神也还是那么纯净、善良,可谓是历经沧桑,归来仍是少年,只是白了头。

“法自画生,画从心变”,石涛言。艺东兄的画变化真大!“一切心造”,绘画之变,一定是跟随他的心而变的。艺东兄笔下的人物、山石、古树,看上去都很古很怪,不是现实凡俗世界的,是极变形的,极夸张的。画里的人物身高是正常画里人物的一半不到,头部特别大,约占了整个身体的三分之一多,五官都是简笔勾勒出的,符号式的,光头、浓眉、小眼、高鼻子、大嘴巴,神态各异,看上去全是古人,真是“至相无相,非空非色”,这些变形的人,或喝茶,或对弈,或饮酒、听松、赏月,人人都很清雅、喜气,怡然自得,超然物外。

画里的山石、苍松、老树也都是变形的,苍古的,画法自然、朴拙,没有太多刻意的笔墨技巧,却显示着深厚的功力。整个画面处处流露着古意与超然,谐趣与童真,达观与清雅,越看越有感觉,越琢磨越有味道,它的“古与怪”,夸张与变形是对今人和古人生命意趣的对比和思考,是他对绘画艺术的独特理解和处理。艺东兄深受禅、道哲学思想的影响,他的独特的绘画追求,正是他对禅、道哲学在书画中的继承和发扬。我惊奇地发现,艺东兄已形成了自己独特而成熟的新文人画创作个性与符号。

艺东兄似乎天生就是一个画画的。

1958年,他生于青岛,婴儿时,随父母的工作由青岛转调东北长春市生活,他三四岁开始,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涂鸦,地上、桌上,冬天里有气雾的窗玻璃上,只要能画画的地方,他都会用各种方法随心所欲地涂鸦。上小学的时候,舅舅当时是长春客车厂的工会干事,舅舅多才多艺,能写会画。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刘艺东那时在学校一天只上两节课,下午便像舅舅的小尾巴一样,看舅舅画画,写标语。他的模仿力极强,晚上,舅舅白天画画剩下的颜料、油漆又成了他的宝贝,很快就能写出像模像样的大字标语,还模仿画一些宣传画儿,一画就是大半夜。功夫不负苦心人,刘艺东上三四年级的时候,已是学校有名的画黑板报的宣传员。1972年,刘艺东随家人返回青岛。这个时候,学校已恢复正常教学,刘艺东进入青岛39中初中部学习,幸运地遇到了他的美术老师杜沂先生。

杜沂先生擅长花鸟画,是青岛著名的老画家之一。杜沂先生一眼就看好刘艺东是块画画的好苗子,精心培养他,手把手教,还指导他创作作品参加全市美术大展。1975年,刘艺东创作的作品入选全市国庆美术大展并获奖,自此他的作品每年参展,年年获奖,连续10多年。

1975年,刘艺术初中毕业参加了工作。这一年,他正式拜师,成为杜沂先生的入室弟子。杜沂先生私藏了不少古代名家的画册和复制的画作,拿出来让刘艺东反复临摹,刘艺东被古代大师们奇妙的神韵和深刻的内涵震撼住了,他如饥似渴,废寝忘食的临摹研读,同时他的性格和他野生状态成长起来的绘画历程,又使他不拘泥于古人,能师古而化,借古开今,融会贯通。他的画突飞猛进,他的花鸟画开始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杜沂先生对他的进步十分满意,评价说:艺东的画有古拙之美和装饰之美。只是别走“古怪”的偏路子,假以时日,能成大器。

杜沂老师也没料到,这“古”和“怪”日后竟成为艺东艺术创作突破的“杀手锏”,成为他自成一体的艺术特色。

改革开放开始后,各种艺术思潮扑面涌来,刘艺东眼界大开,尤其是“八五新潮”,中国艺术界刮起的自由创作思潮,强调个性化与求新求变,让刘艺东激动不已。他尝试着画油画和水彩,但是他找不到在宣纸上画画的感觉,他似乎天生就是画水墨画的,宣纸对他有一种亲切感,就像水手与大海,不过西方艺术大师梵高、高更、马蒂斯等的艺术还是对他的绘画产生了脱胎换骨式的影响,现代派画的构图、造型为他后来自己新文人画的风格形成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个时候,他与新文人画一见如故。新文人画具有极大的包容性,个人审美意识和哲学主张都得到充分体现,更主张变化创新,这十分符合刘艺东个性化艺术创作的思维,他像一个朝圣的孤行者,在青岛这片传统与外来文化相交融的艺术土地上,孤独而悲壮地跋涉,他的目光一直朝向更远的天地。

“跨出一步天地宽”,艺东先生以勇敢的行动又一次印证了这句名言。2005年,刘艺东离开青岛去了南方,第一站先是到芜湖和南京,尔后又去了广州、深圳、厦门,也曾客居杭州和宁波,辗转穿行于南方各地。南京是新文人画的发源地,传承了六朝古都的文化气韵。艺东先生在南京受新文化的领军人物朱新建、刘二岗、王梦奇的影响,给了他认知上强烈的冲击,使他对自己前期的创作进行了深刻的观照和反思,似乎打通了他的艺术的气脉,灵感迸发,创造出了自己独特的新文化符号式的作品人物。这种高古变形的作品人物的超然状态,一下子将现代人的精神从当下的娇饰、虚伪、浮躁的窘迫中解放出来,回归自然、质朴、平和、舒缓的精神状态,让观者的“自性”由感而生且十分愉悦,大受欢迎,好评如潮,作品被广泛收藏,大收藏家刘岗一次就收藏了他400幅作品,还有浙江金华浦江的三浩轩陈旭明先生等不但收藏了刘艺东的很多作品,还投入大量资金宣传刘艺东的作品。

刘艺东生命的全部几乎都倾注在画画上,在南方客居的日子,他每天除了在画室画画、看书,偶尔和画友品茗,喝酒、聊天,其余时间最多的就是逛寺庙,拜访寺庙里喜欢书画的僧人。自古寺庙都是藏龙卧虎之地,刘艺东跟寺庙里的书画僧人谈诗、赏画、论佛,明白了很多人生与世界的真谛,佛法禅意已深入他的心中,也体现在他的书画语言表达中,艺东先生号“悟道艺人”,绘画正是他修行悟道的一种方式。

刘艺东曾是一名优秀的设计师,造型能力极强,但是他放下了所有的技巧,几乎做到了“无法而法”的至高境界,有着天马行空的洒脱自在,也有着“水自漂流山自秀”的不羁不绊。正如他常言的:世界如梦如幻,一切执着都是毫无意义的,放下自在。“至人无法,非法也。无法而法乃是至法”,他的山水画,如明未清初大画家龚贤所言:忽有山河大地。

刘艺东是北方出生、成长起来的,与南方文化艺术气息的碰撞,使他将北方的粗犷厚重与南方的柔美纤巧交融结合,拙与美、传统与现代、相与非相,意与形对立统一,反衬、反转,运用得轻松自如,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他的山水画,怪石、奇峰,苍松、古树,任由带着其绘画符号性的人物在山水间潇洒游走。整个画面造型夸张,突出放大山、石、苍木等原有物体的特征,大胆进行一种艺术抽象,在似与不似之间拿捏得恰到好处,一任画面从他手中、眼中、心中流出,笔致飞动又不事巧,显拙藏美,以致大美,加上他独具特色的书法,境界大开,意境高古,纯真洒脱,活泼有趣。他的山水是他的内心世界的外化,使超然现实的世界与现实世界形成强烈对比,突出了一种现实世界的无奈与虚幻,突出一种人生的刹那感与山水永恒感的对照。

追求本心、真我是艺东先生的本色人生,他的画就是他对世界、对生命的思考和感知,对现实生存状态的追问和反思,正如五代时期的大画家荆浩言:书画是画家真实的呈现形式。